急性阑尾炎手术费用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与梦想有关的日子11 [复制链接]

1#

第11章紧急手术

就在宓米粒医院的时候,承旭国甜医院来了,看到宓米粒打完吊瓶就准备一起回去。这时承旭还是有点好奇“雪洛,有个事和你商量一下呗?”

雪洛搀扶着宓米粒说:“什么事,说就是啊。”

何磊插话了:“就是昨天晚上,你在哪里睡的觉?”

此话一出,宓米粒赶紧看向了钱雪洛,钱雪洛故作镇定的说:“什么意思?昨晚我在宿舍睡的啊,今天早晨,你们俩不是比我醒得早吗?咱们一起起床,一起吃的早餐,你们忘记了,怎么回事,你们俩今天有点不对劲,这么奇怪呢。”承旭又想说什么,被何磊制止了。

雪洛心里想,“我就是不告诉你们,还给我搞恶作剧,我憋死你们。”正想着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微笑。

这时宓米粒注意到了,雪落的表情变化,问他:“雪洛,你笑什么啊,是不是看着我得病了,不舒服你得意呢。”雪洛赶紧捂住宓米粒的嘴“小声点,我回去后告诉你这件趣事。”后来雪洛把这件事,说给宓米粒听,两个人在宿舍笑的前仰后合的。

下午宓米粒自己在宿舍休息,也没有去参加摸底考试,其他人都去参加考试了。就这样连续三天都在考试,而雪洛这三天除了考试,睡觉其它时间几乎都在陪着休息的宓米粒,医院打吊瓶,就这三天,王一鸣彻底对宓米粒生恨了,而苑楠还是不冷不热的照顾着宓米粒,毕竟宓米粒曾经帮她打赢了官司,退一万步讲,毕竟都是一个宿舍的姐妹,虽然抵不上在学校里的兄弟姐妹,但也算是为了同一个梦想而聚到一块的。

这次考试几天成绩就下来了,虽然雪洛少考了一个科目,但是最后总分数都比何磊和承旭要高,就因为当时的恶作剧一直困扰着他们二人,于是耽误的考试的大事。但是最终雪洛还是没有告诉他们原委,就想让他俩长长记性。

那天不是很热,有点风,而且特别凉爽,王一鸣和国甜甜承旭还有红玉何磊等人,都去公园树林里玩了,带了好多零食,准备野炊呢,雪洛和宓米粒最后一个到的,因为吊瓶要挂6天,今天是最后一天,挂完吊瓶他们二人才赶到。

何磊铺开凉席,他们几个人围坐在一起,而苑楠没有参加,因为只从上次见到奥迪A6之后,雪洛就和其他人说过,“谁和苑楠是朋友,我就不再认识你们,都理她远点。”虽然大家不知道什么原因,但是还是没有人和她走的太近,包括胡彬都有点避而远之。

一群小伙伴在树林里,树荫下,空阔地,开怀大笑,畅谈未来梦想以及自己未来的样子,和自己想做的事,那天下午,大家吃的东西很多,喝的酒和饮料也很多,最后都在开始说胡话,有的还哭了起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特别是王烈刚和承旭都是那种泪点很低的人,动不动就会哭,好像生死离别一样。

最后宓米粒说:“大家不要这么感伤了,再怎么说,我们大家还有一个月的时光在一起呢,不是吗?”刚说完,宓米粒干了一杯白酒,“祝愿我们的友谊万岁。”

大家同时举杯,大喊“友谊万岁。”雪洛蹲坐在地上,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心想:“这果然是个女汉子,白酒都可以一杯干。”没想到大家都一饮而尽之后,宓米粒却晕倒了,雪洛赶紧站起来,扶住了宓米粒,大家都以为是喝酒喝多了,晕了,所以就收拾东西开始回宿舍,可是到了宿舍之后,雪洛把宓米粒放在床上,苑楠刚好也在,倒上一杯水,雪洛一把推开“红玉,给你米姐烫一个热毛巾。”

王一鸣看着这一幕,心生嫉妒。红玉和甜甜忙活着,苑楠看着宓米粒满头大汗,就对雪洛说了一句:“她不是喝酒晕倒的,她一定是很疼,可能是酒精过敏,或者其他什么原因?”雪洛听不明白苑楠的意思,但是还是不放心宓米粒,就赶紧让承旭下楼去拦出租车,医院,由于前几天大家考试都是挑灯夜读,所以雪洛拦下了所有人,让他们好好休息,雪洛医院了。到医院排队挂号等等,后来结果出来了,宓米粒是急性阑尾炎,必须马上做手术,这时候雪洛很是着急,但是已经是深夜11点,到底做不做,最后医生问:“你是这位女孩家属吗?”

雪洛心一横:“是的,我是。”那好吧,你去缴费,然后我们开始做手术。雪洛看着难受的宓米粒,医院走廊,自己额头的汗一直这样流下来,雪洛对医生说:“好吧,我去缴费,你们开始做手术吧。”

可是那个医生也太木纳了“你必须先交了钱,我们才能开始准备手术。”雪洛当场就急了大吼:“你说什么?你看不到女孩子这么难受吗?”正说着就要上前打医生,被其他医生给拉住了,一个主任医师说:“好了,大家先准备手术,你去交钱吧。”

于是雪洛跑到了住院部楼下,打开手机,翻看着手机通话录,里面那么多熟悉的号码和朋友,但是大部分都好久不曾联系,而且基本上大家都在上学,哪里有什么经济来源,就算是借钱,也一时半会借不到太多。最后没办法了,只要给自己在济南的舅舅求救了。

“舅舅,您的外甥媳妇有病住院了,现在急需要手术费两千元。”

舅舅什么都没有多问,“雪洛,给我账号。”

等钱到账之后,雪洛赶紧去缴费了,交完费拿着缴费单,直奔手术室,这时手术早已经开始了,雪洛舒了一口气,一屁股蹲坐在,医院走廊的长凳上。可是就是静不下心来。自己也说不出来什么原因。

而男生宿舍里,承旭和何磊还在分析恶作剧的事,还在翻箱倒柜的找自己的野游帐篷。女生宿舍也亮着小夜灯,王一鸣久久不能入睡,伴随着一阵阵咳漱。苑楠还在床上看着小说。国甜甜早已经进入梦乡,口水早已经湿透了枕巾。

大概等了一个小时,雪洛一看快要凌晨1点了,自己也是上眼皮下眼皮在打架,医院门口买了一盒烟和火机,在手术室走廊的厕所里,点上了一颗烟,可是刚抽一口,都是咳漱,然后还是咳漱,雪洛心想,这玩意怎么这么呛人。最后还是没有抽烟,把烟掐灭了。正要出去,被一个护士撞见了,“您好,医院,请不要抽烟!”

雪洛没好气的说:“您好,这里是男厕所,对面才是女厕所,请您去那边方便。”这时小护士才意识到自己走错了厕所,脸瞬间就红到了脖子。雪洛看着护士的背影心想一定是个实习生,冒冒失失的。

没想到这时承旭还挺有心,给雪洛打来电话,“洛哥,怎么样了,你不会是带着我们的校花,去开房了吧?”

雪洛一听:“开你,妹啊,都什么时候了,小米粒在手术呢,你以为大家都是你啊,动不动就去和女孩子开房间,好了没什么事挂了,真是晦气。”

承旭赶紧解释“不是,不是,给你开玩笑呢,知道你是个正直的人,我和何磊就是睡不着,有点事问你。”雪洛一想:“肯定是帐篷的事。”

承旭说:“洛哥,求你了,我们给你说实话吧,那天下雨的晚上,我和何磊看你睡的早,就把你抬到楼下花坛去了,还给你搭了帐篷,可是第二天早晨,你在宿舍睡觉,我的帐篷也找不到了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雪洛一听笑了,心想:“这俩小子终于招了。”但是雪洛还是故意说:“什么,你们把我抬到楼下花坛睡觉,真的假的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承旭明显听出来了,雪洛故意的。然后何磊说:“洛哥,别闹了,承旭这几天睡不好,也不让我睡安稳,还影响了我们的摸底考试。”

雪洛叹了一口气说:“帐篷在隔壁闲置的宿舍里,一个橱柜里。好了没事挂了,我还在等宓米粒出手术室呢。”

这时何磊和承旭才恍然大悟,这个钱雪洛啊,本来想恶作他,没想到被他给算计了。何磊对承旭说:“看见了吗?这才是高手,我们俩甘拜下风吧。”

女生宿舍半夜里,王一鸣起床了好几次,又是喝水又是吃药的,苑楠迷糊之中看到了一鸣起来了好几次。红玉也看到了,赶紧起来“一鸣姐,你没事吧,哪里不舒服,最近我看你非常异常,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大家啊。”

一鸣怕被人发现,于是说没什么。但是看到红玉紧张的脸,还是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,红玉。赶紧睡吧。”

红玉看着一鸣伴随着咳漱躺下了,自己也躺下睡了。

医院手术室的门打开了,医生穿着白大褂走出了手术室,雪洛赶紧就推门往手术室里走,被医生拦住,“小伙子,你别这么冒失,没什么大碍,就是把阑尾给割除了,是经过你的允许的。”

雪洛当时就蒙了,“什么,阑尾割除了,我什么时候允许的?”

当时手术前,我们问你她是阑尾炎,必须要手术,你是家属吗,你能做主吗?你说你可以做主。

雪洛说:“当时,你们也没告诉我,手术就是割阑尾啊。”

“小伙子这个还用说吗?这是常识啊,得了阑尾炎,动手术就是割阑尾。”

雪洛非常紧张,因为长这么大,他没有做过手术,其实也不是很了解阑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所以听说阑尾被割除了,照实被吓住了。

医生看到了雪洛的紧张,就安慰道“小伙子,得了阑尾炎,一般都是动手术把阑尾给割除,其实对正常生活各方面都不会照成任何影响,所以你不用担心。现在她还躺在手术台上了,一会就会舒醒,你进去看看她吧,待会帮她穿上衣服,我们把她安排在7号病房。”

雪洛走近了手术室,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宓米粒,面目苍白没有一点血色,他把宓米粒的衣服拿过来,可是一看不对劲,就连内衣也在衣服包里。他就掀起了盖在宓米粒身上的白布的一角,原来是赤身裸体的躺在手术台上,雪洛赶紧盖上了,急忙去找护士“你们这是怎么回事,做完手术,怎么不给病人穿上衣服。”

一个老护士长以为深长的说:“小伙子,这需要等病人舒醒过来,一般呢病人舒醒过来之后,都是家人在给病人穿衣服,等她醒了之后,你可以先把她转移到病房,然后在穿衣服。”

雪洛感觉自己的阅历实在是太少了,长这么大没住过院,医院里被人认为是常识的东西,自己也全然不知,可是这样自己又接受不了,本来就和宓米粒不熟悉,这可好,一个女孩子赤身裸体的躺在自己身边,还需要自己给她穿衣服。这时雪洛开始犯难了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