急性阑尾炎手术费用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老婆的服务太好,金主天天玩不够 [复制链接]

1#

仙女们:

这是一个新故事,看完如果喜欢的话给绯月点赞鼓励一下。

《婚姻的囚笼》

第一集:老公让我去碰别的男人!

第二集:两百万碰一次的已婚女!

第三集:出轨又虐待婆婆的恶女人!

第四集

前情回顾:

我本想加快脚步逃离这里,却被他拽住了胳膊。“我叫你呢,你没听见吗?”

01

婚姻的囚笼

我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,奈何他的力气太大,我使劲扔了几次都没扔掉。

“才几天没见,你就瘦成了这个样子?难不成是想我想的?”

呸!

我是想你,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该怎样杀了你!

这个痞子,见我没说话便直接将我拽进了他的怀里,两只手好死不死地箍在我的腰上,任我怎么挣扎都没用。

经过了刚才急诊室的事件之后,已经有不少人都认识我了,我名义上的丈夫还在那头哭他老母,然而我却在这里跟另一个男人搞暧昧?

天!医院里那些人要怎么说我了。

“滚…放开我,医院,请你自重!”

“自重?”

他掰住我的下巴,唇角的讽刺肆意上扬,“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还懂什么叫自重?”

我愣住了,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半天,还是被我憋了回去。

也是,我这样的女人还活在这世上,早就被所有人唾弃了,哪里还怕别的呢?

我笑了,笑得特别绝望。

“你说得对,我这种人当然不懂何为自重,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呢,我每天做梦都在念着你,现在见到你,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呢!”

说完,我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,整个人像猴子一样挂在他身上蹭来蹭去,很快,他身体的某处就开始有了反应。

我冷笑一声,看来他也不过如此嘛!

然而不等我接下来的挑逗,他就如我所愿那样,一把将我推搡开来。

我往后退了一步,重心不稳地倒在地上,一头整齐的头发顿时变得凌乱不堪。

“你就那么贱吗?莫珊珊!”

“是!我就是这么贱,我这么贱的女人你还不是碰了?证明你的品味也不怎么样嘛!哈哈……”

我放声大笑起来,然而下一秒却被他拽住了我的衣领,将我生生从地上拖了上来。

“你再说一遍!”

看样子他是生气了,就连看着我的眸子里都有了丝丝杀气。

02

婚姻的囚笼

可是我已经不怕死了,就算我跟他签了那份合同又怎么样?大不了他去把陈绍送进监狱,正好省得我去动手。

于是我又一字一顿地将刚才的那段话重复了一遍,果然又将他激怒了一个层次。

“你这么有底气,就不怕我去法院告你老公陈绍?他可是欠了我两百万的人,我有权利起诉他!”

我看着他有些得意的脸,突然就笑了出来,笑着笑着眼泪都出来了。

“哈哈……”

“你去啊,赵廷建,我求求你马上去告他啊,那个王八蛋现在跟他的老妈正在急诊室里演戏呢,我麻烦你快点去告他,他俩死了我正好落得个清净!”

我还在放声大笑,丝毫不顾医院门口,有人匆匆有过,看到我一副又哭又笑的模样估计以为我是精神病呢吧?

我领口处的力道小了些,只见赵廷建黑着一张俊脸问我,“怎么回事?医院来了?”

“还不都是你!如果不是你折腾出那些事,我也不会被他们害成这样!”

“也不会沦落到有家不能回,有苦说不出的地步!赵廷建,你害得我好惨…”

我捂住脸,靠着墙壁蹲了下去,滚烫的泪水从指缝里流出,滴在地板上,像是灼热的疤痕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半晌,我才听见他低沉的声音从头顶响起,紧接着,他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出去。

“沈季昌,你下一楼来帮我个忙,哪里?医院里!缴费处这边,什么,要预约?你脑子有病是吧?好……你信医院?现在,马上给我下来!”

下一秒,他将我从地上拽了起来,淡淡安慰道,“好了,别哭了,相信一会儿你就哭不出来了。”

我啜泣着,脸上的眼泪还是新鲜的,甚至连鼻涕都哭出来了,赵廷建见到我这副鬼样子,眉头紧蹙,俨然一副嫌弃得不行的样子。

就像我是什么瘟疫病毒似的,他一脸嫌弃地甩开我的手,扔了一包纸巾给我。

“看你哭得那么丑,也不知道我五年前是怎么看上你的!”

我接过纸巾擦干净眼泪,无所谓啊,反正能让你恶心就对了。

过了一会儿,电梯方向走过来一个白大褂,戴着口罩和眼镜,只是眼镜后方的脸看起来还很年轻。

“走吧。”

说完,他拉着我的手就开始往前走。

走?去哪里?

我使劲甩掉了他的手,他俩也懒得搭理我,径直走进了急诊室。

我感觉不妙,连忙跟了上去。

李珍秀还在床上躺着,捂着肚子哼哼唧唧地,弄得一旁的护士都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而陈绍,在听见门口过来的脚步声时抬起了头,在见到我和赵廷建时明显地睁大了眼睛。

尤其是见到赵廷建,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。

没错,是恐惧。

怎么回事?难道赵廷建以前揍过他?还是有什么秘密?

我看得一头雾水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“陈绍,听说伯母身体不舒服,我这些做晚辈的也帮不上什么忙,医院里的沈专家帮她看看,顺便治疗一下。”

赵廷建彬彬有礼地说完了这句话,望着陈绍的眼神也十分诚恳。

03

婚姻的囚笼

我在旁边心惊肉跳地听他说完了话,更加莫名其妙了,怎么?这是要帮她看病?

而李珍秀见到赵廷建时,以为他是陈绍找来的朋友,便欣然答应了他的请求,无意中飘向我的眼神里写满了挑衅两个字。

我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难道赵廷建要和陈绍母子一起整我吗?

但是……目的是什么呢?让李珍秀装病榨干我的钱?

一想到这里,我的心就跳得厉害。

只见赵廷建冲着沈季昌点了点头,他立马会意,上去就问李珍秀,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

李珍秀此时已经把赵廷建当成自己人了,便捂紧了肚子继续演戏,“我……我肚子开始疼了……”

呵呵,刚刚不是还说自己手臂骨折了?怎么肚子又痛了?演戏能演得再假一点吗?

我只觉得胸腔升起了一腔怒火,便说了一句,“刚才不是还手臂骨折了么?怎么这会儿肚子又疼了?你想要我的钱对不对?早说啊,何必在这里恶心人!”

不过那个白大褂并没有理我,而是很认真地按了按李珍秀的右腹部,接着问道:“那这里呢?这里痛不痛?”

“痛痛痛……哎哟,疼死我了……”

李珍秀见坡下驴,那痛苦的模样就跟真的痛得要死了似的。

“哦……看来是急性阑尾炎,需要马上做手术。”

“噗……”

我差点笑出声来,做手术?在她肚子上拉一刀,伤口愈合都得疼死她。

那我出点手术费我也是高兴的。

不得不说我的心里已经有点期待让她做手术了。

“什…什么?!”

这次说话的,是陈绍。

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继而扭头对李珍秀说道,“妈,我们走,回家了。”

李珍秀这时候才明白赵廷建跟他们不是一伙的,想坐起来继续撒泼,却被陈绍硬拽着走出了急诊室,不一会儿,两个人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……

我回过神来,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快,去得也太快,像是个梦。

“好了,赵大总裁,你的麻烦我帮你解决掉了,你准备怎么感谢我?”

“奖你一面锦旗,要不要?”

“切,”沈季昌撇嘴,“没诚意,不稀罕。”

说完,他又低头瞥了我一眼,“美女,你的事情解决啦。”

我连忙朝他鞠了一躬,说道,“谢谢你。”

白大褂打了一个哈欠,“你不用谢我,要谢你就谢谢赵廷建吧,我可是第一次见他对一个女人的事这么上心。”

说完,他朝着赵廷建的胸口打了一下,“哈哈……你们先聊着,我继续回去斗地主。”

然后他就走了,留下我医院里沉默无言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我低着头,轻声地道谢。

虽然我明白他的目的不可能只有这么简单。

他对我的事上心?鬼才信呢,他巴不得折磨我到死。

半晌,他恢复了之前那副冷若冰霜的面孔,“你以为我是为了救你吗?别自作多情了!”

“我不过是想整陈绍而已,我折磨他,你才会心疼,现在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还爱着那个废物蛋?看到我欺负他,你的心会不会痛?”

04

婚姻的囚笼

果然……

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。

赵廷建这个人,太过于恶趣味。

我没理他,转身想走,却又被他拽住了胳膊。

“干嘛?!”

我没好气地吼了他一句,这个该死的男人,动不动就喜欢拽人胳膊?

“我解决了你的麻烦,接下来,该你解决我的问题了?”

他靠近我的耳朵,轻轻在我耳边说道,语气暧昧不明。

我打了个哆嗦,只想尽快地离开这里,离开这个邪魅的男人。

“…你不要乱来,我不会帮你的,你做梦!”

“哦?那你亲手签的合同呢?不算数了?”

他仍然死死地拽住我的手臂,力气大得惊人,我感觉手臂疼得好像要脱臼了。

“不算数!当然不算数!你想去法院告陈绍,你去告就好了,反正跟我没关系!”

我拼命扭动着身子,想从他的禁锢下挣脱出来,却被他接下来的一番话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他说,“那你是要单方面撕毁协议了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只好将你起诉上法庭,让你赔偿我三百万了。”

三百万?

我吃了一惊,那个合同里哪有这一项?

“你骗人!赵廷建你这个无耻的家伙,合同里哪里有这项条约了?你以为我真的这么好骗?随便你欺负吗?”

“噗嗤……”

他笑出声来,“莫珊珊,你还真是傻得可爱,到现在为止,你连合同都还没仔细看过吗?第二十三条明确写着‘合同生效期间,乙方若要单方面撕毁合同,将会赔偿甲方,也就是雇佣方三百万,这条,你该不会还没看到吧?”

“轰!”

我的脑袋一下子炸开了。

第二十三条,我当时为什么没看?我不记得了,我只知道那晚一直都浑浑噩噩的,根本就没在意合同上写了什么!!

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要威胁陈绍是假,报复我才是真!

像是被人抽去筋骨一般,我一下子瘫软在地上。

然而却被赵廷建抱在了怀里,他朝我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,用极低的声音告诉我,“如果那晚没看清楚,那你跟我去酒店里,我慢慢给你看?”

去酒店里看合同?酒店是拿来看合同的吗?我又不傻!

我像是一只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,差点跳了起来。

“赵廷建!”

“你太卑鄙了!”

“我卑鄙?那陈绍是什么?是你的心头肉?你可别忘了,刚刚要不是我帮你解围,你估计还得替那个老太婆付医药费呢!”

05

婚姻的囚笼

他俯下身子,眼神里涌动的暗流让我心惊。

“莫珊珊,报复计划,才刚刚开始……”

我呆呆地望着他不停嚅动的嘴唇,耳朵里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。

脑海里只有三个字,三百万。

三百万,那是个无底洞啊。

我该怎么去还?卖房吗?陈绍那两母子恨不得逼死我才是,他们才不会帮我!

有那么一瞬间,我觉得天要塌了。

见我半天没反应,赵廷建不知道又抽了哪门子疯,直接把我抱了起来。

我回过神来,死命挣扎,他冷不防地松了手,我一下子掉到了地上。

“咚!”一声闷响,我在地板上摔得结结实实。

疼!

我揉了揉被摔痛的部位,愣是没吭一声。

“现在知道痛了,我可是告诉过你,让你别乱动的。”

他蹲下身来,高大的身影再次将我笼罩住,吃了上一次的亏,我这次乖乖地没动,由于害怕他再次把我扔了下去,于是我下意识的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。

“莫珊珊,你不觉得你很虚伪吗?明明想要,却还要装成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,真的让人很恶心!”

赵廷建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可是语气里的阴狠,却仿佛来自于地狱。

他是个恶魔。

就因为我之前拒绝过他,所以他的报复计划等待了五年,就等着实施的这天了。

我任由他抱着,早就放弃了挣扎的念头。

越挣扎,便会伤得越惨,就像沼泽,掉下去的时候,你越动,便陷得越深,最后等待你的,只有死路一条。

我累了。

赵廷建将我抱到了地下车库里,拉开车门将我放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。

出于习惯因素,我下意识自觉地系好安全带,却又迎来了他的一顿耻笑。

“你就那么迫不及待了吗?哦,也是,毕竟陈绍没有我厉害。”

我只想哭,然而已经没有多余的眼泪来供我发泄情绪了,所以尽管我憋红了双眼,可是却见不到一滴眼泪。

“赵廷建,你到底想怎样?要我死,你才开心是吗?”

他欺身过来,将我的座椅调低,“我才不会让你死,你死了,我折磨谁去?我要折磨你到我死为止,这样,即便是下地狱,我也要将你坠下去!”

我被他的这番话吓到了,更被他调低座椅这个动作给吓到了。

这个时候调座椅,他想干嘛?

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他抬起头来睨了我一眼,说话的口气极其轻蔑。

“你说我要干嘛?”

“你觉得你配跟我谈条件吗?”

他的一句话,就将我带着哭腔的后话全部堵在了喉头。

丈夫威胁算计我,就连曾经的追求对象也要这样威胁践踏我,我他妈活着都是多余的了,我还在害怕什么?

脑海里又响起了那句话,“都做了婊子,还要什么牌坊?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我听见自己笑了起来,笑得很开心,这几年里我从来就没有这样笑过。

在我自己尖细的笑声里,赵廷健他要了我。

我像个死人一样,两眼无神地瘫软在座椅上,嘴巴大张着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。

如同脱水的鱼。

干枯,绝望。

从车库里出来以后,赵廷建便又恢复了那副温柔和煦的样子。

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,都是我一个人的幻觉。

06

婚姻的囚笼

可是我无比清楚,他只是伪装而已,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永远都是风度翩翩的赵总,没有了外人的时候,他就成了恶魔,一次又一次地践踏着我的尊严,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我,直到我崩溃为止。

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

我不清楚三百万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,或许在那些有钱人眼里,不过是一件首饰,一套房子的价值。

而我,如果在五年前,我愿意和学校里的其他姑娘们一样,趁着自己年轻貌美,去勾搭一个大款,那么现在的三百万对我来说,也就不是问题。

可是我没有,这也就意味着,我将要靠自己的能力去堵上这个大洞,不惜一切代价。

人家都说,想多了事情老得快,这才短短几天,我就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!

我把头靠在靠背上,佯装睡觉,其实是想藏住顺着脸庞流下来的眼泪。

但是赵廷建总有一双一眼就看透我的眼睛,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他凉凉的语气传了过来/p>

“又不是第一次玩,你装得真像。”

我想我已经习惯了他的毒舌了,所以就在他说我的时候,我也懒得去理。

见我没理他,他把车子开得飞快,路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,猛地刹住了车。

由于惯性的作用,我被甩了出去,脸砸在前窗玻璃上,发出砰的一声闷响。

我条件反射地捂住鼻子,一摸,果然流血了。

丫的,赤裸裸的报复!

“赵廷建,你有病吧?”

我气红了眼,冲上去拽住他的领子,却由于身子被安全带捆住,爪子舞了半天,却只是抓住了他的领角。

我有点尴尬,气势却一点也不减。

他蹙眉,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若有若无地飘进了我的鼻腔。

“先管好你的鼻子吧,你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,而且,一点都不凶。”

“啪!”

他把纸巾包扔在了我脸上,还擦了擦我不小心滴到他胸前鼻血,神色无比平静。

我觉得他说这话特别幼稚,跟他那变态性格一点也不像!

捂着鼻子,继续恶狠狠地瞪着他,“我不管,我要下车!”

他没理我,这时候,绿灯亮了,他一脚油门就踩了出去,可以看得出他此时此刻内心隐忍的愤怒了。

原来他所谓的平静,都是被他刻意压制后的结果。

我冷笑,装啊,我倒要看你装什么大尾巴狼!

不顾路上的车来车往,我直接就开始拉开了车门,尽管赵廷建见多了状况,但看到我这样,也连忙把车子急停在了应急车道。

“你疯了!!”

他见我要下车,便径直过来掐住了我的脖子,直到我两眼翻白他才松了手,之后接着朝我吼道:“莫珊珊,你他妈闹够了没有?!”

07

婚姻的囚笼

我闹够了没有?

我招谁惹谁了我?我从结婚后一直恪守妇道,努力做一个好妻子,原本以为生活充满希望,结果现在却让这两个人渣如此践踏,还问我闹够了没有?

望着赵廷建满腔怒火的眸子,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点都不怕了,他能怎么样?大不了杀了我啊,我之前到底是在怕他什么呢?

于是我冷冷地回道,“我要下车。”

“下车?你要去哪里?又回你那个烂包老公的家吗?像个乞丐一样祈求他不要跟你离婚,然后继续做你的陈太太吗?!”

以前我只知道女人的声音很大,男人的声音普遍低沉,可是赵廷建的嘶吼声差点把我的耳膜都给震破了。

“我他妈除了陈家就没有地方可去了吗?赵廷建,你以为我是什么人?我以后要是再踏进陈家一步,我就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!”

我只觉得肺都快气炸了,一时间口不择言,嘴皮子也特别利索,什么话都从嘴里蹦出来了。

他可以怀疑我的人品,但是不能怀疑我的品味!

陈绍那样的狗男人,我已经看清了他的真面目,现在就是要九头牛把我拉回去,那也是不可能了!

“噗嗤……”

毫无预兆地,面前这个刚才还怒火冲天的男人,却突然一下子笑了出来。

怎么回事?

明明他上一秒还怒气冲天的,下一秒就破功了?

神经病啊。

“那好,我相信你不会去找他,你也不要闹了好不好?”

他突然软下来的口气差点让我心肌梗塞就此梗死过去。

这是在跟谁说话?我吗?

于是我条件反射地往后缩了缩,骂道:“赵廷建,你搞什么鬼?如果想好了怎么折磨我的办法,你直接说出来就是了,别在这里一惊一乍地刺激我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的阴谋!”

或许是我的一番话起了作用,他眸子黯了黯,又恢复到原来那副冷漠的模样了。

“不错啊,还会举一反三了,既然你看出来了,那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……”

他顿了顿,脸上的阴鹜又多了几分,那双眼睛狠狠地盯着我的眼睛,透着无尽威胁。

“我要你跟我住在一起,做我的奴隶,随时随地为我服务!”

·第四集完·

莫珊珊能挣脱赵廷建的报复吗?

赵廷健又有什么花招?

每晚19:30分更新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